華文文學作品研讀

洛夫《因為風的緣故》研讀

 

時間:108年5月6日 1400-1700

 地點:華文所研究生研究室

 成員:

 陳敬鴻(華文文學研究所碩一)

 謝明衡(華文文學研究所碩一)

羅廣倫(華文文學研究所碩一

莊怡宣(華文文學研究所碩一

劉紋安(華文文學研究所碩一

呂孟寰(華文文學研究所碩一

 記錄:謝明衡

 導讀:謝明衡

 

壹、作家作品介紹

  洛夫(1928-2018)1928出生於中國湖南,

 

1954年與張默、瘂弦成立創世紀詩社。

(之後隨軍轉赴金門。越戰後期奉命參加駐越軍事顧問團擔任英文秘書。)

1965第二本作品《石室之死亡》出版。

 

貳、導讀:

  於1969《無岸之河》的自序,洛夫留下這麼一句話:「凡稱我為超現實主義者,足以證實他們不瞭解超現實主義,更不瞭解我。」這不免令人心生疑竇,在1973年林潤間口中所說的「最富時代精神最知性的現代詩之一」,特別指出了《石室之死亡》第二十四首詩,但是這首詩的組成卻既「知性」又「超現實」,足見有關於洛夫的詩作之評論和作者本人在詮釋上產生了許多的歧異。

  雖說「作者已死」,但是像這樣迥然相異且矛盾的詮釋,可能意味著在詩意的理解上尚有模糊的部分,故挑選其詩集大成之作品集《因為風的緣故》作為深入討論的目標。

 

參、討論

1. 什麼是現代詩?

讀小說,讀看人物、情節展現的故事。

讀散文,是看作者的發聲,是聽作者的情感。

讀現代詩,讀的不僅是作者給予的隻字片語,更是重現一個你想像中的故事。

2. 人為什麼讀詩?

詩人會不會讀其他人的詩?

會不會導致前理解上的「劇透」和「暴雷」?

往前退一大步,人為什麼閱讀文學作品?欲求源自於匱乏。

3. 詩的內容?

(不是詩人),既拒人於千里之外,卻又在字句行間裡渴求唯一的知音。

文如其人?

4. 我們所看到的洛夫

是超現實主義、人物詩、互文性、現實指涉、還是作者言之有物的呢喃?


陳敬鴻 / 2019-06-09

林達陽《蜂蜜花火》文本研讀

 

時間:2019520

地點:清華大學南大校區華文所研究室

導讀人:呂孟寰

討論人:莊怡萱、謝明衡、陳敬鴻、羅廣倫、劉紋安

文本:林達陽《蜂蜜花火》

導讀內容:

林達陽,屏東出生,高雄人。雄中畢業,輔大法律學士,國立東華大學藝術碩士。曾獲三大報文學獎、台北文學獎、香港青年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優秀青年詩人獎等。曾出版過詩集《虛構的海》、《誤點的紙飛機》以及散文《慢情書》等等。

在本書的序中,作者提及:「這或許是一本告別和啟程之書。」,而想說說觀於動物的故事,是從小就有的念頭,小時候去動物園的時候,總覺得那些動物憂傷的眼神,似乎與我們是有些相似的。書中的每篇都有動物的出場,結合了似乎是作者本人的經驗或是虛實參半的故事,傳達了有關青春、渴望以及冒險的意象。

在博客來的訪問中,被問到了關於此書的問題,林達陽坦承一開始是想寫家鄉的,可家鄉太難寫了,「家鄉太小了,小得只能容得下自己和自己經歷過的事情。家鄉又太大了,現在的我,就像現在的你一樣,是由家鄉心愛的人、事、物,一點一點養育出來的──無論在別人眼裡我們的「家」大或小、好或壞、是怎樣的地方。後來慢慢釐清了,我想寫下的或許並不只是家鄉,更重要的,是在家鄉長大所經歷過那些美麗、獨一無二、不可重來的回憶和感觸。」於是想起了一些迪士尼與宮崎駿的動畫,總是透過虛擬人物和動物向我們傳達愛與幸福的價值,所以作者也想用動物傳達自己的理念與故事,希望讀者可以一同進入《蜂蜜花火》的故事哩,享受一段被愛、被了解與被祝福的路。
 

討論的方向:

1.          文中所傳達的意象

2.          文中使用不同種動物的隱喻

3.          閱讀感想


陳敬鴻 / 2019-06-09

《桑青與桃紅》文本研讀

 

時間:201956

地點:清華大學南大校區華文所研究室

導讀人:劉紋安

討論人:莊怡萱、謝明衡、陳敬鴻、羅廣倫、呂孟寰

文本:聶華苓《桑青與桃紅》

導讀內容:

1949年國民政府在國共內戰中敗退遷台,大批軍民被迫遷台,有一部分的人在年少時從中國來台,在台灣安身立命,卻因為崇尚留美的風潮或者是政治迫害而移居美國,聶華苓為此脈絡下的海外華裔女性作家,其一生不僅只留下《桑青與桃紅》、《失去的金鈴子》、《三生三世》等重要著作,其生命經歷與著作也成為討論「離散書寫」時的重要研究對象之一。

 

與聶華苓個人生命經驗有所呼應的,《桑青與桃紅》為一個從傳統家庭離開走上個人生命道路的女子桑青,因為受到戰亂、政治等社會因素所迫,不斷遷移的離散命運,最後終於在精神上從「桑青」變成「桃紅」的精神史。章節一共分為六部分,楔子、第一部到第四部、後記,楔子開頭即為桃紅在接受移民局官員的調查,中間一共四部分別為桃紅寄給移民局官員的四封信,每封都會附上一本桑青的日記,一共是在四個地域下所記錄的:瞿塘峽、北平、台北、美國獨樹鎮,後記則是《山海經》中帝女雀填海的故事。

 

1911年十月十日武昌起義,清宣統帝溥儀下詔退位,結束了清朝將近三百年的帝國統治,袁世凱因清末因甲午戰爭失敗受命到天津附近的小站練兵史稱「小站練兵」,在清朝帝國瓦解後掌握了兵權,為民國初期的「北洋軍閥」,1915年袁世凱稱帝,短短八十三天的中華帝國,19163月宣布《撤銷帝制令》,三月後病終,也從此開啟了民初軍閥割據的混戰時代,一直到1928年國民革命軍北伐成功,成為中國表面上的唯一政權,而國共內戰早已拉開序幕。

 

在《自由中國》她接觸各種不同思想、政治立場、創作風格卻同樣在為台灣的民主自由奮鬥的知識分子,卻也在1960年雷震案爆發、《自由中國》遭查禁,許多知識分子相繼受到政治迫害,使得聶華苓在當時也陷入「左」「右」為難之中以及親友相繼遭到政治迫害的白色恐怖氛圍之下。

 

日後在酒會中與美國詩人、文學評論家保羅‧安格爾Paul Engle)相識相戀,1964年赴居美國,展開她的第三段人生,並與保羅安格爾共同創辦「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讓世界各地的文學、作家有機會打破語言、文化,甚至政治立場的限制或對立進而產生交流,就如同林懷民在紀錄片《三生三世聶華苓》中所說的:

 

在柏林圍牆被挖下來之前,那個牆,在愛荷華已經被拆除了。[1]

 

若要深刻理解一個作家及她的作品時,會以作家早期生命經歷與後期書寫或行動聯繫,但聶華苓經歷了軍閥割據、抗日戰爭、國共內戰、白色恐怖,一生受到多次政治、戰亂的迫害,她深刻體會到生離死別,人生經歷甚至可以說比小說精彩,但她的人生或變化性仍然維持高度彈性。

 

討論的方向:

1.          身分認同的隱喻

2.          文本敘事手法與特徵

3.          文本中的異質空間



[1]陳安琪:《三生三世聶華苓》紀錄片,2013


陳敬鴻 / 2019-06-03

《下輩子更加決定》文本研讀

  時間:4/22、14:00-17:00 

地點:華文所研究室

導讀人:莊怡宣

記錄者:莊怡宣

討論人:陳敬鴻、謝明衡、呂孟寰、劉紋安、莊怡萱

主題:《下輩子更加決定》文本研讀

 

作者

葉青,本名林葉青,在台大中文系就讀時便積極參與同志活動,24歲憂鬱症病發,32歲離開人世。《下輩子更加決定》是葉青離世前自選自編的詩集,葉青常說她的詩刪去贅詞只剩三個字:「我愛你」。整本詩集幾乎圍繞著「愛」這個主題,以作者自身經歷為靈感來源,在作品中可以見到詩人在愛情裡將自己擺放在很低微的位置。

討論紀錄:

在本次讀書會進行前委請各位同學先不要查詢葉青相關資料,請大家先就文本內容所讀回應兩個提問:是否能在作品中讀出葉青是為同志身份、在知道葉青為同志後對於原來文本的解讀會不會有所差異?

導讀方式為從書中挑選了幾首詩,分別針對愛情、疼痛、陪伴、憂鬱等主題進行討論,在討論的過程中同學對於詩的解讀角度略有不同,也因次激盪出不同的火花、提供更多面向的思考角度,同學們也各自發表在詩集裡印象深刻的作品並說明原因。

針對提問:是否能在作品中讀出作者的同志身份,有同學給予的回饋是沒有明顯關於同志的書寫,但是整本詩集採取的寫法呈現出對愛情的渴求卻又無法得到,或許可以針對這個部分探討同志詩的意涵,也有同學指出詩中的悲傷的確是存在的,但這些都是閱讀當下的塊狀化情緒,更傾向解釋為由孤獨闡發的情緒,而孤獨指的是一個人的精神狀態不見得是實際上的獨處。

            同學們對於這本詩集的共同感想是詩的解讀方式可以很曖昧模糊,但也因為這樣的模糊能讓讀者擁有更多詮釋的權力與想像空間,有些抽象的概念詩人能夠用很具體的描述呈現,這也讓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能進行思考並且接受詩人的邏輯,進而與自己的閱讀經驗連結並產生共鳴。

心得感想:

            選擇詩集作為讀書會討論的文本,在開始前其實沒那麼有信心,畢竟自己只是喜歡詩,卻不見得能夠討論詩的意象,每個人都有自己閱讀詩的方法,要如何能夠從中擇取適當的文字傳達自己的詮釋是對自己的一大挑戰。

            在討論的過程中得到許多正向的回饋,更藉此延伸同志詩如何界定的探討。閱讀詩能夠讓人找回文學中的情感,而不是專注在分析文學的結構,這句話是同學的會後心得,我想同時也是文學研究生們在大量文本與理論的解讀後會產生的相似感觸,在詩的閱讀中找到文學的純粹與溫暖,並且能將這些分享給大家是這次讀書會帶來最大的收穫。

下次會更好:

 

            這次的詩集閱讀純粹是就個人的心得進行討論,如果能夠有相對應的論文或是關於「讀詩」這件事的專書論著進行對照,能夠使讀書會的討論內容更加深入,也能讓較少接觸詩集的同學對於詩能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陳敬鴻 / 2019-05-04

〈水顫〉文本研讀

 〈水顫〉文本研讀

時間:3/251400-1700

地點:華文文學研究室

導讀人:陳敬鴻

記錄者:陳敬鴻

討論人:陳敬鴻、謝明衡、呂孟寰、劉紋安、莊怡萱

主題:〈水顫〉文本研讀

 

導讀內容:

  • 〈水顫〉是第六屆花蹤文學獎馬華小說得獎作品,以我祖上鄭和作為開始敘述。
  • 作者梁靖芬近日亦獲得大馬優秀青年作家獎,視為備受期待的馬華小說家之一,馬華文壇上嫌少優秀的女小說家,較為知名的為商晚筠、黎紫書、賀淑芳等。
  • 這篇小說以阿姆、敘述者「我」以及史書作為三條敘述支線敘述,三條直線交互敘述形成了許多難以解讀的癥結點,圍繞著南洋移民、馬來西亞當代華人社會處境與種族命題展開敘述。
  • 其中所論述的具體地點為馬六甲,小說中敘述者以具體地點(文中提及的大腳印)和傳說(鄭和的腳印)置入小說中,營造模糊現象,讓讀者難以分辨究竟是史實抑或傳說,有點後設的意味。
  • 小說中對於鄭和的形象的書寫從宏偉高大,有超凡的體魄,麾下有無數軍艦海軍,制服海盜等英勇事跡,一直到文末的敘述不僅因病倒下,狂風暴雨襲擊時還得求救於海神以及屈服於南洋的番邦君主,似乎有指涉性。
  • 小說中鄭和的信仰「伊斯蘭教」和華人民間信仰的敘述,似乎是象征著馬來西亞本土的宗教紛爭。

不足之處:

  • 這篇小說牽扯許多馬來西亞本土的事件,對於其時空背景的不理解造成我們的閱讀障礙,所以只能當這篇小說是國族寓言解讀。
  • 其中含有許多本土方言亦是造成閱讀障礙的因素之一,或之後的導讀文本有難以解讀的詞彙可以在讀書會之前即通知同學,以便容易理解。
  • 文本或有與其他文本互文閱讀的可能,或許可以在閱讀更多該作者的作品後再配合閱讀,以便更好理解。

心得:

  • 從文本看到馬華文學作品與台灣文學、中國文學的不同之處,馬華文學的社會、語言更為多元,其時空背景也較為複雜。
  • 這篇小說結合了中國性(鄭和的元素)、本土性(當地語言和背景)以及現代性(小說技法和批判性)於一體,相對純中國文學更為有趣,置放在華語語系之下是為十分值得研究的文本。


陳敬鴻 / 2019-04-09

《絕島之咒》文本研讀

 時間:3/11、14:00-17:00 

地點:華文所研究室

導讀人:羅廣倫

記錄者:羅廣倫

討論人:陳敬鴻、謝明衡、呂孟寰、劉紋安、莊怡萱

主題:《絕島之咒》文本研讀

導讀內容:

 

 

談《絕島之咒》最主要談論的便是「咒」這個字,故事從四個原住民青年追查一起向天湖畔的離奇死亡案件開始。在這我們需要先了解一下時空背景,小說時間約橫跨12年的時間,本書出版時間為20148月,而這本小說是三部曲中的第一部,作者在座談會中提到另外兩部其實已經寫完了,依推論著手寫的時間點最晚為2013年,若時間從2013年往前推12年,書中出現的三星手機來看,當時雖有三星的手機(2000年進入台灣市場),但基本上大部分的人還是用諾基亞居多,另外一個要注意的是原民台當時尚未成立,故依此推論時空背景應該是在2010年後。「咒」這個字本身也涵蓋了「施咒者」與「被施咒者」的兩個意涵,那麼究竟什麼是「咒」?

 

你或許不知道,這世界上最直接的咒,不是別的,就是名字。[1]

 

名字本身就是個咒。因為在名字本身一定有一個命名者,而命名者是誰?可能是你的父母或是其他長輩,這之中必然包含其意義或是期許,故我們不可能隨意去改別人的名字。2014年馬太鞍及太巴塱部落發起正名運動,要求改掉「光復鄉」之名,而作者便是參與者之一。「光復」是誰的光復?土地若不正名就是一種支配的統治者意識導入。另一個則是原住民身份認同的問題,在原住民與原住民混血的情況下,自己究竟屬於哪一族呢?這也就關係到另一種「族名」的咒。小說中荒木教授不要求高洛洛改名,而是放下執念,提醒他解咒人正是自己。在原住民的族名當中多數指的是「人」的意思,我對此解讀為我們應該回到「人」本身,而非「名字」這個咒。

第一編裡面提到了非常多的傳說,第一次閱讀時是全盤接受的,但在後面幾次閱讀時對照了《賽夏學》與《蕃族習慣調查報告書》,發現有很多部份是吻合的,例如 Maya的傳說是真的,而弓箭的部分是在朱姓家族,而非獅姓。而殺人襲名這塊則是作者刻意改寫的。當我們承襲了別人的名字,是否表示我們應該放棄我們的過去?

名字是自稱,也是要被人稱呼的。名字永遠適當下的名字。名字,還有過去可言嗎?[2]

在我的看法,這句是作者對於讀者的提問。另外,當明清時期大量漢人遷台,平埔族在歷史的洪流中被同化,然而是否真的消失,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平埔族的基因早已深入多數台灣人的血液之中,其文化也已潛移默化地融入台灣的社會裡,因此我們也可以說這是一種殺人襲名。

一八九七年,伊能嘉矩將賽夏族定位在「道卡斯支族」,直至1917年小島由道出版的《蕃族習慣調查報告書》才被獨立出來;也有說法是賽夏族是由多個族群組成,而非單一族群。

 

「賽夏族」是原居山上的氏族和由山下因戰亂、逃難、屯墾等因素遷徙上山的氏族所組成,這些氏族不見得屬於同一個文化系統,但是在經濟與攻防上的需求下,互動日益緊密。[3]

 

另一則傳說則是「芎」姓,芎姓因同姓通婚而幾乎滅族,由此可見作者的暗喻。故事裡的芎是同性戀,也是家族的最後一人,並選擇單身來終結詛咒,而這部分剛好也符合了賽夏族的傳說。

第二編則以山吹花來帶出詛咒,山吹花有兩個暗喻,其一為黃金,盛開時猶如一枚枚金幣,以此帶出黃金詛咒的故事;其二為在《滑頭鬼之孫》的漫畫中,山吹乙女與奴良鯉伴相守幾十年,然而因受到詛咒,山吹無法為鯉伴誕下一子一女。山吹以為是自己的過錯,最終受不了內心自責,選擇離開丈夫,只留下一束盛開的山吹花與一首古詩:「山吹花開七八重,堪憐竟無子一粒。」這首古詩源自《後拾遺和歌集》。從以上兩個意涵我們能知道第二編至第三編的發展。

第二編由里美進入台大,從一開始的流蘇樹[4]便暗喻里美與海樹兒兩人的感情不會有結果,接下來海樹兒送她山吹花耳環開始,從此里美成了山吹女孩。其中提到的森鷗外的短篇小說集,依推測應該是《舞姬》,《舞姬》一書是在描寫一段感傷的異國戀,故事裡豐太郎為了仕途,隱瞞了伯爵並離開已懷孕的愛麗絲。下一段中有提到里美的母親叫秀川,海樹兒的父親叫秀山,像兄妹一樣,以此來暗示里美的身世。末幾回中,海樹兒與里美知道彼此為兄妹關係後陷入了一種掙扎,而這掙扎也等同於原住民的掙扎。

 

溫暖的春風驟然變涼,把里美的眼淚不斷的由臉上吹落,散入太巴塱祖源地撒撒該,那是太巴塱傳說中亂倫的始祖在洪水過後下山定居的第一個地方。[5]

 

有此可見這掙扎是現代社會所賦予的,已暗示原住民與傳統社會的脫節。

另一部份為高洛洛尋找黃金傳說最後破除自己詛咒的過程。小說中作者以村上春樹《舞、舞、舞》裡的Yuki,雪,來形容高洛洛,雪是個小女孩,父親是名作家,母親是個能力很好的攝影師,後來兩人離婚,母親大部分時間都不在身邊,小女孩多數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以此點出高洛洛的咒來自家庭,追求的其實只是一個簡單的人生,而自己卻完全沒意識到。若我們將「家」的概念放到部落及土地來看,對於文化及土地的流失,高洛洛不斷地做研究,想要尋找那已消失的傳統及傳說,某部分也呈現出作者對於文化流失的執念。

最後第三編<放逐>,裡面我們可以看到有美國回來的排灣青年Key,以及到日本留學的魯凱女生夏瑪,這都說明了離散問題,書中Key也提到

 

我在美國出生,一次也沒有回來過台灣,總該回來看看自己父母的家鄉吧。你知道,第一代的移民往往是沒有什麼認同困擾的,因為離開家鄉到異國去定居是他們的選擇,但移民第二代往往就會對自己的根源有些疑惑,我大概就是屬於這一型的吧。[6]

 

我們能從這段話感受到原住民的身份認同問題,也間接說明台灣本島部落文化的流逝。

另一則部分由海樹兒與里美的「亂倫」為主軸,亂倫若放大不單純由近親來看,則是打亂某種社會倫理或規範,而這規範也就形成了「咒」,「咒」有其規範,若打破規範則必有代價,因此我們可以說「咒」即是「法律」。亂倫若成為對抗體制的唯一路徑,當我們選擇對抗這樣的體制,打破規範後最後會不會只是一種皮拉斯式的勝利?[7]

 

幾乎每個民族都有始祖亂倫或涵義類似的傳說。亂倫在現代的社會裡不被接受,但在遠古時代,卻是人類延續血脈的唯一手段。[8]

 

這段話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傳統的改變,我們能從中讀到作者對體制的反抗,然而什麼是傳統?今天的決定可能成為明天的傳統,傳統並不是固定的,而是有機且會持續生長的。《復返:21世紀成為原住民》一書中有提到傳統式螺旋的,而非「依時間箭頭指示」的,我們可以套用以下這段來解釋所謂的傳統。

 

郝歐法的「螺旋」是原民蓬勃indigenous thriving)的一個意象,是無止境溯祖發展裡的轉化與回歸的一個意象——這是一個深刻的關係過程。[9]

 

從第一編開始我們便能看見亂倫不斷出現,至第三編這樣的掙扎並未消失,我想亂倫的掙扎正是原住民所遇到的掙扎,作者於座談會中提到,三部曲為開放式結局,兄妹的結局由讀者決定,因為我們都參與在其中,由我們決定是否「亂倫」。

在第三編中我們也可以注意到芎的事業越做越大,在我的解讀上,芎代表著原民的復興,他與各部落聯繫,並販賣傳統文化,而這販賣並非全然與部落傳統相符,在與排灣族洽談販賣cinavu的時候有一段說

 

既然是商業化,在外面販售的商品,內容包什麼樣的肉,我倒覺得都是可以的。只要我們本身不失去自我,商場上的東西,我倒覺得不必太在意。[10]

 

這段說明了只要暸解其本質,部落本身要如何對外展現,是由部落本身自行決定的,就像《復返:21世紀成為原住民》表演裡面有一段提到的概念一樣

 

氏族和部落的神話及歷史是靜悄悄中傳承下去。文化知識總是既公開又有所隱瞞,透過特定的角色和禮儀來分享和保密。[11]

 

《絕島之咒》我們可以看到書中不同族群的原住民都以華語甚至日語及英語作為溝通的工具,整本書中幾乎找不到任何一句母語,這會不會也是作者對殖民者的控訴呢?而這控訴中並不代表單一族群,而是像王甫昌在《當代台灣社會的族群想像》中提出的一種「泛原住民族認同」的集體控訴。

 

在台灣社會中,只要是「原住民」,不論是哪一族,成長經驗以及所感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是極為類似的。這種共同經驗使得「泛原住民」的身份認同,在相對於佔據優勢剝削位置的漢人時,變得有意義。[12]

 

綜觀以上我們能看到在資本主義及殖民政府的國民教育下,當代原住民對於文化流失與身份認同的掙扎與控訴。以往在閱讀原住民族群的作品時,我們可以輕易的讀到作者對自身族群傳統的敘述,以及殖民政府對該民族的迫害,文化如何消亡,然而《絕島之咒》有別於其他原住民作家的作品,作者書寫的是當代台灣所有原住民族所遇到的共同處境,不再是單一族群的控訴,另外這本書藏了很多的細節,每看一次都能發現新連結,以上是我對這本書的導讀。



[1] Nakao Eki Pacidal,《絕島之咒》,(臺北:前衛出版,2014),頁111

[2] 同前註,頁072

[3] 賴盈秀,《誰是「賽夏族」》,(臺北:向日葵文化,2004),頁172

[4] 流蘇樹花語為懷念往事。

[5] 同註1191頁。

[6] 同註1,頁231

[7] 西元前二八年,古希臘 Epirus 國的國王 Pyrrhus 是一位具侵略性的領袖,當時正好羅馬帝國逐漸在擴張版圖,二軍爆發二次慘烈戰役,羅馬帝國雖在士兵和馬匹數目上佔優勢,但 Pyrrhus 擁有一項秘密武器──羅馬人從未見過的大象,在 Heraclea之戰中,雖然 Pyrrhus 擊敗了羅馬軍隊而獲得重大勝利,然而他的部隊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有人向 Pyrrhus道賀時,他回答:「再一次這樣的勝利,我就輸了。」從此以後,「皮拉斯式的勝利」就是指不得的勝利

 

[8] 同註1,頁206

[9] James Cliffoed著,林徐達、梁永安譯《復返:21世紀成為原住民》,(苗栗,桂冠,2007),頁54

[10] 同註1,頁251

[11] 同註9,頁59

[12] 王甫昌,《當代台灣社會的族群想像》,(臺北,群學,2003),頁114

 

討論記錄:

 

1. 絕島之咒中的日本意象隱射的含意?

在文中時常出現日本意象,例如引導高洛洛走出人生之咒的日本教授荒木、高洛洛家是日本式的房子,里美與媽媽的名字、山吹花的首飾、甚至書中所描述的原住民口傳神話也時常出現。這些日本意象反映出了原住民文化、傳統經過了日本殖民時期的皇民化政策等同化手段後的日本色彩,顯露出台灣原住民的後殖民事實,殖民者如同鬼魅般魂不消散的陰影。

2. 這篇文章閱讀來十分順暢,打著三部曲的名號,作者似乎有企圖的,使用了質樸的文字來書寫一篇大敘事,裡頭包含原住民的神話元素十分飽滿,期待未來兩部曲會有更完整的敘事。我有注意到裡頭一個特別的場景書寫,即是在喧囂鬧熱的城市公寓裡,以原始自然的植物作為其裝飾,有著原始部落的自然與現代城市的融合,反映了台灣這塊土地在現代化進程中,原住民部落的另一個出路。其中原住民倫理觀書寫亦十分有趣,原是可以近親通婚的原住民在現代卻讓漢人倫理觀阻礙,展現原住民與現代倫理觀的拉扯。文本中的人物設定都以原住民為主,日本人為次,似乎沒有漢人?而其漢字書寫、羅馬拼音的日文和少部分的原住民語,這都是在閱讀文本時值得注意的。

 心得感想:

在這次讀書會的討論中,發現自己仍有些疏漏的部分,可能是對於原住民文學以及原住民族發展的歷史掌握不足,故在同學的提問中,有些仍無法一一答覆。在文本的選擇上《絕島之咒》尚未完結,若要探討整個作品的全貌,可能還需等待二、三部曲的問世才能詳加解讀。

 下次會更好:

在這次《絕島之咒》的導讀過後,希望下次再文本的選擇上可以更加留意


陳敬鴻 / 2019-04-02
洛夫《因為風的緣故》研讀 2019-06-09 林達陽《蜂蜜花火》文本研讀 2019-06-09 《桑青與桃紅》文本研讀 2019-06-03 《下輩子更加決定》文本研讀 2019-05-04 〈水顫〉文本研讀 2019-04-09 《絕島之咒》文本研讀 2019-04-02


Copyright©2007-2009 National Tsing Hua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最佳解析度為1024*768或1280*1024
聯絡我們 101, Section 2, Kuang-Fu Road, Hsinchu, Taiwan 30013, R.O.C. 30013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代表號:03-5716200 統一編號:46804804